柏林墙遗址11处

Top 11 Orte um Reste der Berliner Mauer zu sehen

© visitBerlin,摄影:Fragasso

一个国家被一分为二;一个民族被监禁;冷战聚焦于此——20世纪,柏林墙在世界范围内成为束缚和轻视人类的象征。30年前和平的革命推翻了这座高强,而今,残留的一些柏林墙遗址时时警醒和人们牢记这段历史,成为人们瞻观深省的去处。如下我们为您介绍列举可见到柏林墙的地方:

1. 老大教堂墓园(Alter Domfriedhof)


柏林最古老的天主教墓园里,人们可以看到月15米长的“边界墙75”。“边界墙75”是1975年第四代柏林加固墙的统称,取用3.6米高水泥板以防御人为损伤及自然侵蚀。这段墙遗址位处老大教堂墓园圣荷德维希墓区(St.-Hedwig-Friedhof)北缘近丽森桥(Liesenbrücken)处,已名列历史纪念建筑名单。
地点:Alter Domfriedhof St.-Hedwig, Liesenstraße 8, 米特区

2. 博色桥(Bösebrücke)

© visitBerlin,摄影:Arthur F. Selbach

© visitBerlin,摄影:Janine Blechschmidt
博色桥(Bösebrücke)之名来自抵抗纳粹战士威廉·博色(Wilhelm Böse)。1989年11月9日,人们在博色桥东端的柏林墙凿出第一个突破口。沿着Bornholmer Straße往东便是冷战期间所建的后方安全屏障(Hinterlandsicherungsmauer)和如今发展成小型家庭花园区的绿地。柏林墙倒之时,日本朝日电视台呼吁观众为柏林捐献樱花树以参与和平的德国统一。这一片100棵樱花树正是1990年日本人民的礼物,也是每年柏林春天最夺目的景观之一。
地点:Bösebrücke, Bornholmer Straße 70, 普伦茨劳堡贝格区

3. 查理检查站(Checkpoint Charlie)

© visitBerlin,摄影:Wolfgang Scholvien
冷战期间美国设置的边境检查站有三座,其中最为人所知的查理检查站,是当时东西柏林间盟军军人唯一的出入检查站。检查站西边坐落着柏林墙博物馆(Mauermuseum)。沿着弗里德里希大街(Friedrichstraße)往北直到续岑路(Schützenstraße)便是残留墙体,上有丰富的柏林墙历史信息。
地点:Checkpoint Charlie, Friedrichstraße 43-45, 米特区

4. 东边画廊(East Side Gallery)

艺术家Dimitri Vrubel在东边画廊的作品《兄弟之吻》© visitBerlin,摄影:Philip Koschel
东边画廊是最长的柏林墙遗址,长1.3公里。德国统一后,来自21个国家的118位艺术家在朝向东柏林的墙面上作画,表达对和平的希愿,世界上最长的露天艺廊——东边画廊由此诞生。
地点:East Side Gallery, Mühlenstraße 3-100, 弗里德里希海因区

5. 柏林墙纪念地(Gedenkstätte Berliner Mauer)

© visitBerlin,摄影:Arthur F. Selbach
在东西德分裂时期,柏林米特区的伯恩瑙大街(Bernauer Straße)南部曾经墙体高筑。而今,人们保留了一段隔离带和岗哨亭设为露天展览纪念地,在声音和图像记录中可回溯这段历史。附近的游客中心里提供影像和登高俯视地景的机会。
地点:Gedenkstätte Berliner Mauer, Bernauer Straße 111, 米特区

6. 大格林尼科庄园(Gutspark Groß Glienicke)

© INSIDE A
大格林尼科庄园(Gutspark Groß Glienicke)坐落大格林尼科湖(Groß Glienicker See)畔,湖水清澈,是深受喜爱的夏日露天游泳池。而这个美丽的湖却曾是东西德的隔水分界线,由浮标一分为二,再在湖岸筑上高墙。今日,人们可在公园里找到残留的柏林墙断墙。
地点:Gutspark Groß Glienicke, Potsdamer Chaussee, 施潘道区

7. 音发李登墓园(Invalidenfriedhof)

© visitBerlin,摄影:Martin Gentischer
民德的边界安全工程需要越来越多的空间,从而愈演愈烈地占据了音发李登墓园土地。“死亡地带”、岗亭、检查区、军犬跑场和巡逻道的设立,导致墓园90%以上的墓位搬移。几片“后方安全屏障”的断墙和巡逻道保留至今,以警示人们牢记这历史上并不久远的过往。
地点:Invalidenfriedhof, Scharnhorststraße 31, 米特区

8. 柏林墙公园(Mauerpark)

© visitBerlin,摄影:Martin Gentischer
柏林墙公园里,“后方安全屏障墙”一侧曾是东德的“死亡地带(Todesstreifen)”,而另一侧是涂鸦人施展才华的天地。今天人们还能看到年轻的涂鸦艺术者在残墙上一笔一笔涂抹色彩,与历史并行。
地点:Mauerpark, Bernauer Straße 63-64, 米特区

9. 普希金林荫道一带(Puschkinallee/ Schlesischer Busch)

特雷普托区和克鲁兹贝格区的边界的临水咖啡馆 © visumate
与东柏林人翻墙失败而丧生的墓地平行,昔日特雷普托区和克鲁兹贝格区的边界有片绿地,数米长的“后方安全屏障”墙在此残留。德国统一后断墙上有了涂鸦。不远处是昔日 “Schlesischer Busch指挥岗亭(Führungsstelle Schlesischer Busch)”,如今有不停更替的展览。
地点:Puschkinalle, Lohmühlenstraße 1, 特雷普托区

10. 波茨坦广场(Potsdamer Platz)

©visitBerlin,摄影:Arthur F. Selbach
波茨坦广场一带的柏林墙在2008年清除无余,后又将6片墙补放在波茨坦广场轻轨站前供人观看纪念。近处仍保留了一座边界岗哨亭。
地点:Potsdamer Platz, 米特区

11. 恐怖地形图(Topographie des Terrors)

©visitBerlin,摄影:Guenter Steffen
尼德可巡那大街(Niederkirchnerstraße)标记了200米长的东西柏林界限,而在残留的柏林墙断垣后便是常年展“恐怖地形图文献中心”,以及1933年至1945年期间纳粹最重要的迫害和恐怖机构所在。
地点:Topographie des Terrors, Niederkirchnerstraße 8, 米特区

附一


一位业余研究者在赖尼肯多夫区(Reinickendorf)发现了一处80米长的柏林残墙,已被官方证实为历史遗迹,现已被收入历史纪念建筑名列。

©iStock.com,摄影:Yuriz
地点:Mauer-Denkmal, Provinzstraße, Reinickendor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