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历史

Die Geschichte Berlins

菩提树下大街望向勃兰登堡门 © Landesarchiv Berlin

柏林城有着770多年跌宕起伏的历史,除却严重后退的纳粹时期,柏林不断发展成一个在全球范围内得到认可和尊重的多元化城市。

柏林建城时期(1183年)至露易丝王后时期(1810年卒)
柏林西北部施潘道中世纪建筑Zitadelle © visitBerlin, 摄影: Wolfgang Scholvien
​考古学家在Petriplatz广场发现了1183年的橡木梁,但柏林正式建城则在1237年。直至1400年,Cölln和Berlin在如今米特区地带形成双城形制。至15世纪初柏林和勃兰登堡地区隶属于三大家族:阿斯卡宁(Askaniern) (1157-1320)、维特尔斯巴赫(Wittelsbachern )(1323至1373年)和鲁森宝(Luxemburgern)(1373至1415年)。

自1415年起,赫尔索伦家族统治了柏林和勃兰登堡区500年。1539年实行宗教改革,犹太教和胡格诺派也在此得一席之地,奠定了柏林作为文化多样性城市发展的基础。1695年,赫尔索伦的选帝侯弗里德里希三世(​Kurfürst Friedrich III)为妻子夏洛特(​Sophie Charlotte von Hannover)修建夏洛滕堡宫。1701年选帝侯弗里德里希三世成为普鲁士王弗里德里希一世。1727年夏里特医院建成。

弗里德里希二世(史称腓特烈大帝)引发了三场战争,使普鲁士王国成为欧洲首强。其摄政时期,菩提树下大街一路建成一系列地标性建筑,如军械库(Zeughaus,1730年完工)、太子宮(Kronprinzenpalais,1732年改建)、国家歌剧院(Staatsoper,1742年)、公主宮(Prinzessinnenpalais,1737年)、老图书馆(Alte Bibliothek,1780年)。此外,于1763年建立皇家瓷器坊(KPM),1769年在波茨坦设新宫(Neues Palais)

弗里德里希三世之妻露易丝王后(Luise von Mecklenburg-Strelitz)在普鲁士被拿破仑击败后,以其极富魅力才华的外交及政治能力致力为普鲁士争取更好的处境。

​德意志革命时期​(1830​至1870​年代​)​和德意志帝国(1871​至1918​年)
水畔科佩尼科宫 © visitBerlin, 摄影: agmar Schwelle
19世纪的工业革命中,筑起大批工厂烟火缭绕的奥拉宁堡郊区(Oranienburger Vorstadt)得名“火之地(Feuerland)”。August Borsig独立开发了德国第一辆机车;Emil Rathenau始创电器公司AEG首发装有爱迪生灯泡的电动机车。西门子电器 (1847), 先灵医药 (1864) 和 施华蔻机械(1852)纷纷涌现,柏林人口增至40万。

手工业衰落和工业无产阶级产生,频频引发的起义渐渐升级,1948年德意志三月革命爆发,弗里德里希四世在资产阶级民主和德意志邦国联合的要求下让步,并解散普鲁士国民议会以保王权。1869年,柏林市议会搬往红色市政厅(Rotes Rathaus)

1871年柏林及郊区人口已达百万,应运滋生出典型柏林式“大杂院(Mietskasernen)”的合租居住形式以及经济繁荣时期风格别墅区(Lichterfeld西部)。1870至1871年德法战争后,俾斯麦为左翼人士如倍倍尔和李卜克内西等开拓的自由主义路线提供了可能,使德意志社会民主工党在1890年威廉三世时期政党选举中成为最大党派。1906年鞋匠佛伊戈特(Wilhelm Voigt)席卷政府文件,至今这位“科佩尼科上尉”仍是无名小辈对社会不公而孤军奋战的代名词。

1907年,卡迪威百货大楼(KaDeWe)开张。1911年,柏林经历一次大收纳,人口数量达420万。1920年魏玛共时期通过“大柏林法(Groß-Berlin-Gesetz)”使独立行政区柏林成为世界第二大都市。

​1920年代
白湖区的Delphi电影院 © 摄影:Jean Moeller BERLIN
1914年一战爆发。1918年春,在“和平与面包”的口号中柏林40万人上街游行反战。1919年初,柏林“斯巴达克工人武装起义”被血腥镇压。1920年3月,卡普政变。1920年末,魏玛行宪“大柏林法”,保障了个人自由,使柏林得以发展为1920年代的文化大都市,自此进入柏林生机勃勃的文化时代,餐饮、剧场、电影业竞相发展。1923年,滕珀尔霍夫机场(Tempelhof Flughafen)投入使用。1926年,柏林无线电塔(Berliner Funkturm)耸立。

然而,为支付一战后的战争赔款,魏玛政府大量印钞导致通货膨胀。世界经济危机下,1929年柏林失业人数高达45万。希特勒组织的冲锋队(SA)和德共的东部武装组织红色前线战斗同盟(RFB)冲突日益激化,引发1920年5月的“血色五月(Blutmai)”事件。1933年,纳粹党成为德国第一大党派,魏玛政府联邦总统兴登堡委任纳粹党党魁希特勒为德国总理。

​纳粹德国(1933-1945)和第二次世界大战(1939-1945)
倍倍尔广场 © iStock.com,摄影:ilbuscaBERLIN
1933年1月30日,希特勒当权德国总理,不久便设立第一个集中营矛头直指政敌。同年2月国会纵火案后,纳粹党取消了魏玛宪法中的人身自由、言论、结社和集会自由等基本宪法权利。1933年3月23日,《授权法案(Ermächtigungsgesetzes)》通过,为纳粹党一党专政铺平了道路。同日起,犹太商家遭组织性抵制;5月10日纳粹党大学生联盟(NSDStB)组织在柏林歌剧广场(Berliner Opernplatz,今倍倍尔广场)公开焚烧纳粹党禁书。1934年确定了希特勒“德国元首和帝国总理(Führer und Reichskanzler)”头衔。

1936年,第16届奥运会在柏林举办。1937年,庆祝柏林700周年被纳粹德国用作“第三帝国”宣传。1938年,“水晶之夜”事件。纳粹实施种种反犹太主义举措,柏林14座犹太教堂11座被烧毁,3座重创;千余名犹太人被遣送至柏林附近的萨克森豪森集中营(奥拉宁堡)。

1939年二战爆发。1945年5月盟军在柏林投下45万吨炸弹,约2万人死亡,150万人无家可归。1942年柏林万湖会议落实了犹太人大屠杀和驱逐的系统经过。1944年7月20日​,部分德国高官在柏林Bendlerblock针对希特勒发起刺杀行动​,不幸失败。​

1945年​4月​,苏联红军​与波兰军队围攻柏林。4月底至5月1日,柏林战役(Schlacht um Berlin)。5月7日,凯特尔在柏林Karlshorst宣布所有德国军队无条件投降​。第三帝国覆亡​。​此时柏林城倾毁​半数​​,人口从43​0​百万激降至28​0万。

​四强协定和柏林重建时期(1945年至1950年代)
卡尔-马克思林荫道 © visitBerlin,摄影:Günter Steffen
​雅尔塔会议上柏林被分为法英美苏四个占领区。二战战胜国间的利益关系渐趋紧张,世界性范围的冷战随之而来。1948年,“柏林封锁”事件令苏联与其他几国关系恶化;德国社会民主党人士Ernst Reuter发表“世界公民(Völker der Welt​)”演说;后产生东西柏林市长,两边政治分裂。联邦​德国​(​​成立于​1949年5月23日​,简称BRD​​)定都波恩,​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成立于1949年5月23日,简称DDR)定都东柏林。

​在重建战后满目废墟的东柏林过程中,德国统一社会党(SED)炸毁柏林城市宫(Stadtschloss),建设起“第一条社会主义康庄大道”——斯大林林荫道(今卡尔-马克思林荫道)。西柏林则在库达姆大街(Kurfürstendamm)一带开发成商业​、管理及文化新中心​,众多著名建筑师参加了城市建设。1957年6月17日,东柏林的劳工待遇罢工活动发展成全东德范围的民众示威游行,要求政府下台和新选举。当局血腥镇压​造成55人死亡,大量人士被捕​。​同年8月,德国联邦议会将6月17日定为德国统一日(​Tag der deutschen Einheit​)​。

​冷战时期
柏林墙纪念馆 © visitBerlin,摄影:Dagmar Schwelle
仅1961年7月约3万人从东柏林转移到西柏林。8月,民德政府在西柏林沿线立起高墙,启动全封闭边防系统,自此东西德分隔相望28年,十年后才设立了直通电话。

1961至1989年间,西柏林被完全包围,形成非常特殊的政治地位和人民生活,南部由美国管制,北部法国,西部英国。城市景观中可见同盟国的影响,如街道命名或盟军军用商店及娱乐设施,餐厅会在美法节庆日供应当国特色饮食。

不同于其他联邦德国人的灰皮证件,西柏林人使用绿皮“临时身份证”且无需服兵役,没有宵禁,因此这个满是涂鸦的城市的夜生活蓬勃发展。这里也滋养出实验性剧场如柏林观看舞台(Schaubühne)、名作家如君特·格拉斯(Günther Grass)、名演员哈拉德·咏克(Harald Juhnke)等文化艺术面相,生机勃勃的音乐和亚文化也成为西柏林的标记。建筑上出现一批建筑精品如新国家画廊(Neue Nationalgalerie)、国家图书馆(由Hans Scharoun设计)、国际会议中心(ICC)、德国历史博物馆(Deutsches Historisches Museum)、格鲁皮斯高层建筑区(GropiusHochhaus)等等。

柏林墙修筑后,西柏林被视为红色海洋中的岛屿和西方价值观最后堡垒,这种特殊的地方观念下产生对东柏林政府的反感。1960年代末70年代初期,越战激发反省思考,西柏林成为学生运动据点之一。而1978年出版的《Wir Kinder von Bahnhof Zoo(我们,动物园车站的孩子)》一书描绘了柏林在闪烁外表下为“毒品大都市”的悲伤。至1980年代许多年轻人试图寻找新的生活方式,​在克洛伊茨贝格区发生众多入驻滞空房现象。同时,摇滚乐队​如Ideal​带动了“新德国音乐浪潮(Neue Deutsche Welle)”。

东柏林政府同期进行了城市重建工程,建成共和国宫(Palast der Republik,1964年)、地标性建筑柏林电视塔(Fernsehturm,1969年)、国务大厦(Staatsratsgebäude,1976年),重新修建了尼古拉教堂为中心的尼古拉街区(Nikolaiviertel)和亚历山大广场(Alexanderplatz)等。由于住房紧缺,包豪斯和现代传统中​发展出来的​板式结构单元房成为炙手可热的选择​。然而,东柏林人民的生活了无生机,被严格管控,就连勃兰登堡门和国会大厦身处或临近荒死边境。1980年代末期,大批东德人经匈牙利和捷克斯洛伐克逃往西德,或在联邦德国驻布拉格大使馆请求避难。

1963年,美国总统肯尼迪发表演说“我是柏林人(Ich bin ein Berliner)”。1969年维利·勃兰特(Willy Brandt)当选西德总理,推行与苏联打开外交僵局的“新东政策(Neue Ostpolitik)”。蔓延欧美的​68运动在​西​德衍生出新社会运动和左翼恐怖主义组织如“红军派系(RAF)”。1972年《柏林四强协定(Viermächteabkommen über Berlin)》​的​​通过促成了​东西德​旅行访友过境协议​​。​次年,东西德达成《基本条约(Grundlagenvertrag)​》承诺尊重彼此​的​主权​。

1987年,750周年柏林城东西两方各举行庆祝活动。6月,美国总统里根在勃兰登堡门前发表演说,呼吁戈尔巴乔夫​拆除柏林墙。​东德人民要求“改革”和“开放”的呼声动摇着领导层。

1989年11月9日,随着对东德人民的旅游限制的放松政策,媒体广泛报导“柏林墙已倒”的消息。尔后博恩霍尔姆大街检查站(Bornholmer Straße)的边防士兵开放了边境过境点,当晚整个柏林欢庆东西分界时代的结束。

​统一后的柏林(1990年至今)
国会大厦 © visitBerlin,摄影:Wolfgang Scholvien
1990年9月12日,东西德与二战战胜国在莫斯科签署了《2+4条约》(又称《最终解决德国问题条约》),美苏法英放弃在德特权。10月2日,东西德第一个共同的众议院产生。10月3日定为德国统一日。墙体逐步被拆除,东西柏林街道渐衔接起来。1994年盟军撤离。1995年,连接两方的奥伯鲍姆桥(Oberbaumbrücke)重新开通。2001年,柏林各城区重新整合。德国联邦议会搬回柏林;柏林市长办公室搬入柏林市政厅(Berliner Rathaus)国会大厦(Reichstag)翻修完毕(Reichstag,1999年);建成联邦总理府(2001年)和“联邦纽带”。

至今,德国历经沧桑和辉煌的历史都城——柏林一直打造着创新而具国际魅力的世界性大都市,体育、文化、艺术、时尚全面发展,以其百纳海川的风格迎来各方来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