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空间艺术

Urban Art

© INSIDE A

没有城市空间艺术的柏林,我们看到的不会是这个自由多元、充满活力的特色柏林。
那让我们一起到城市空间体验一下吧!

涂鸦
去柏林不去舍恩貝格区(schöneberg)的东边画廊(East-Side-Gallery)会是个遗憾,去了您一定会为这一段离亲隔友的冷战史唏嘘。然而上面的涂鸦幅面大小不一而举,却仍如此鲜活生动历历在目,饱含多少情绪和希望。
在这个城市,虽然每年政府花费大笔经费清洗涂鸦作品,哈林(Keith Haring)和巴斯齐亚(Jean-Michel Basquiat)的时代仍然在此延续。建筑立面、灯柱、地铁站、工地……涂鸦,或铺满整栋大楼外层,或在最意想不到的角落出现。这种早到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的社会沟通方式下,艺术与经济表征作战,文化与历史相遇,绘画与政治对谈,冲撞着柏林人们的思想和视觉。

街头艺术项目URBAN NATION是一个涂鸦艺术家网络,由柏林在地的一些艺术家组成,通过柏林生活基金会(Stiftung Berliner Leben - Gewobag)的支持,不时创作出惊人之神作。街头艺术家如Handiedan、Jeff Soto或Dan Witz都曾在Bülowstraße临街墙面上签下大名。“Revolution(革命)”一词在EINE笔下生花,DALeast让金色的老鹰掠过屋顶,来自伊朗的IcyAndSot兄弟将柏林墙塌的历史摄影搬上建筑面。

除此,Rosenthaler Straße、Oranienstraße / Adalbertstraße及Schönhauser Allee一带涂鸦作品绚烂缤纷,纸本粘贴、模板喷绘、大型壁画、喷涂刷色、雕塑性拼贴,形式不一而足。街头绘画有社会性、即时性和被覆盖之特性,有自己的门类和帮派,后又渐被收编为艺术藏品,本是饱受争议的艺术形式。涂鸦作品中最值得一提的莫过于克鲁兹贝格区(Kreuzberg)意大利街头艺术家BLU于2007/08年完成的的两幅大型壁画“Cuvry-Graffiti(黄金枷锁)”,总占面积约1200平方米,是柏林地标性建筑壁画的代表作。为抗议现代消费观(开发商清空这里旧楼住户,计划在此建时尚消费区Cuvry Center),艺术家们于2014年12月12日夜晚将此壁画再也无可挽回地涂黑。地产开发、城市化进程是一个无可抵挡的浪潮,然而种种抗争无法忽略,自行涂黑壁画事件一时间成为各媒体一大议题。


雕塑
拳击者(The Boxers)
1998年起有两个身高5米的人一直在波茨坦广场Grand Hyatt酒店前扭打。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艺术大师凯斯·哈林(Keith Haring)在德国创作了这个作品——一蓝一红,毫无攻击性,像一对情侣似地纠缠在一起的拳击者,并与Jeff Koons的"Balloon Flower"作品一道,以公共空间艺术品为戴勒艺术收藏(Daimler Kunst Sammlung)。这个雕塑令人想到哈林的涂鸦作品,属于艺术家雕塑作品顶峰之作。

波茨坦广场雕塑 Keith Haring: 无题 (拳击者) © Vincent Mosch

分子人(Molecule Men)
自1999年以来,Oberbaumbaumbrücke桥附近的“分子人”坚定地在风雨中矗立。这座30米高的金属雕塑由美国艺术家Jonathan Borofsky设计,意为柏林三区——特雷普托(Treptow)、克鲁兹贝格( Kreuzberg)和弗里德里希海因(Friedrichshain)——汇聚一处。“所有创意和精神上的目的是发现世界的整体性和统一性,无论分子还是人类。”作者如是说。

© visitBerlin/Koch



城市织绣
城市织绣别称“织绣涂鸦”,有十字绣、花样钩针、机绣等等形式,最早在2005年出现于美国休斯敦。数年后这种艺术形式在柏林城市开花,停车牌、城市雕塑、灯柱、桥栏都是它的展场。

Spittelmarkt边的城市织绣作品© N. Fischer



街头瑜伽人
有心人会在柏林在街头路牌上、水滩里、橘皮中发现用葡萄酒瓶塞和牙签做的小人,形态各异。原来受伦敦街艺人Slinkachu的启发,一位瑜伽教练陆续制作了500多个瑜伽小人,请他们在柏林安身。

© street-yoga.de



画廊
在汉堡亦有分部的 “循环文化画廊”( Circleculture Gallery)可谓都市艺术界最重要的艺廊之一。在这里,艺术家如JR、Shepard Fairy、Barry McGee和Raymond Pettibon会展出他们的最新作品,街头艺术、前卫时尚、设计及音乐、建筑和涂鸦都有一席之地。

© Circleculture Gallery; 照片: Claudia Brijbag


想要了解更多,离开电脑屏幕,上街去吧!




服务信息
柏林城各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