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当代艺术的活动中心

Berlin – Epizentrum zeitgenössischer Kunst

拥有400多家画廊和2万多位国际艺术家,德国首都柏林堪称当代艺术领域的中心。

无论是艺术家、艺术品商人、策展人、评论家还是收藏家——没有一个专业人士可以避开柏林。柏林充满活力,柏林令人兴奋,柏林是久负盛名的艺术中心。因而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工作者们都被吸引而至,在此逗留数周、数月、数年乃至终生。年轻而国际化的一代艺术家们帮助这个施普雷河畔的大都会散发出新的光芒。

迪曼德(Thomas Demand)、布莱茨(Candice Breitz)、法斯特(Omer Fast)、弗洛耶(CealFloyer)、克瓦德(Alicja Kwade)、埃利亚松(OlafurEliasson)、海因(Jeppe Hein)还有里希特(Daniel Richter),全部都在柏林生活和工作。早在2008年的文化产业报告中,就记录了2万名艺术家。其中约有6000人也在柏林的画廊中展出自己的作品。在柏林墙倒塌之后,柏林发展成为了当代艺术的生产基地,备受国际关注。绘画、雕塑、摄影、表演及装置艺术:在各个博览会和重要的大型展览、双年展以及每五年在卡塞尔举办的国际艺术文献展(Documenta)上, "柏林制造"的作品都会现身。

柏林的米特区、克罗伊茨贝格区、波茨坦大街以及新近又重新在夏洛滕堡区发展起来的诸多画廊汇聚地早已声名远扬。艺术方面的手机应用软件,如卫赛尔(Ivo Wessel)和温克尔曼(Jan Winkelmann)的"EyeOut Berlin",也会定期介绍这座城市中的热门艺术场地。www.eyeout.com

柏林如今正是一片欣欣向荣,恰如上世纪20年代的景象。回顾历史可以发现:在德国首都,大城市的生活充满反差,令人激动,对于魏玛共和国的艺术家们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当时的柏林和今天一样,是文化艺术界的转轴和支点。无论是新客观主义还是柏林分离派,或是贝克曼(Max Beckmann)、珂勒惠支(Käthe Kollwitz)、蒙克(Edvard Munch)这样的艺术家,他们共同塑造了一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充满创造性的城市形象。而柏林的国际声誉——除了七八十年代西柏林的"青年狂野派"之外——是在柏林墙倒塌之后才重新建立起来的。

如今,柏林在艺术领域的活动丰富多彩,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艺术工作者和爱好者前来参加:柏林最重要的艺术活动当属"画廊周末",现已有50多家私人画廊参与其中。活动邀请艺术收藏家、策展人和艺术爱好者们在整整一个周末中开展一次穿越柏林丰富多样的画廊的特别巡游。新的独家展览模式"柏林当代艺术"(art berlin contemporary,abc)现在则是"柏林艺术周"(Berlin Art Week)的微缩版,在市政府的支持下联合了许多私人和公共机构。"柏林艺术周"首次于2012年秋季举行,今年将于9月17日-22日举办。这体现出柏林这座城市对其艺术界的高度重视。www.gallery-weekend-berlin.dewww.artberlincontemporary.com/de,www.berlinartweek.de

2014年还是柏林双年展的举办年,今年已经是第八届。盖坦(Juan Gaitan)来自加拿大,是第八届柏林双年展的策展人。他的目标是捕捉这座城市自古以来的热情,而不是将其局限于曾经的分裂与统一。

国际性和本地区的艺术家资助项目

值得强调的是面向柏林的奖学金计划,二十多年以来资助并推出了诸多重要的国际艺术家。

比如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DAAD)和贝塔尼恩艺术家之家(Künstlerhaus Bethanien)在这方面都做出了突出的贡献。美国以万湖畔的美国学院(American Academy am Wannsee)作为一个代表性的机构,近年来也为柏林艺术生活中的内涵讨论做出了不可小觑的贡献。《纽约时报》在2007年秋甚至将其首席艺术评论家基默尔曼(Michael Kimmelman)派往了柏林:自那以来,他都从施普雷河畔对全欧洲和中东艺术活动进行报道。www.facebook.com/berlinerkuenstlerprogrammwww.bethanien.de

全球的艺术学院都会为他们的学生在柏林租用数周或数月的住房和工作室,让他们实施自己的项目。哥本哈根、赫尔辛基、斯德哥尔摩、维也纳也都遵从了这项原则。

如果没有通过奖学金或者工作室项目获得资助,可以自己主导组织在柏林的逗留时间。比如来自加拿大、美国、新西兰、以色列、冰岛的艺术家们就在德国首都组成了艺术家团体,相互之间有着良好的关系。一年之前建立的平台"Artconnectberlin"提供令人感兴趣的展览项目和竞赛的相关信息。www.artconnectberlin.com

近来,柏林市政府也会对如今的大约150个大多为自筹资金的非商业性 "艺术家运营空间"(artists' runspaces)进行奖励,其重要性可见一斑。2012年9月首次颁发了表彰艺术项目空间的奖项。筛选出来的七个艺术家自发组织分别获得了3万欧元奖金。2013年的获奖机构包括"克罗伊茨贝格楼阁"(Kreuzberg Pavillon)——他们举办了每周更换的国际艺术家展览,以及KUNSTrePUBLIK、艺术和城市学中心——获奖原因是为艺术家和科学工作者提供了工作室兼租房以及举办研讨会和其他活动的空间。另外一个获奖者是LEAP:"电子艺术和表演实验室"促进艺术、科学和技术界之间的对话。kreuzbergpavillon,www.kunstrepublik.de,www.leapknecht.de

著名的国家美术馆青年艺术奖是从2000年开始颁发的。2013/14年获得在柏林汉堡火车站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个人展奖励者是在柏林生活的女艺术家德博尔(Mariana Castillo Deball),她曾参加过每五年在卡塞尔举办一次的Documenta第13届展览。

艺术家在这里生活和工作——柏林的艺术工作室大楼

除成名已久的当代艺术展览空间和平台之外,想要找出其制作人就比较困难了。艺术家们的联合工作室和个人工作室中有大部分都位于现在的创意产业繁荣区,即克罗伊茨贝格区和新克尔恩区。然而,由于那里的租金不断上涨,人们对于魏丁区的兴趣也越来越大,因为那里的房租仍然比较便宜,而且由于存在许多空置的工业场地,愈加得到艺术家们的青睐。一个著名的事例便是曾经的BVG工作坊,即所谓的Uferhallen,现已发展成为一个私营的文化中心。诸如格罗瑟(Katharina Grosse)、梅塞(Jonathan Meese)等艺术家,还有安德森(Mika Andersen)或冈特(Wolfgang Ganter)这样的新生代都在这里打造了令人兴奋的工作环境。www.uferhallen.de

许多隐蔽的创作地点位于曾经的工厂楼层和企业庭院中,这些都是在柏林墙倒塌后,大量工商业企业搬离这座城市后空置下来的。美术家职业联合会(bbkberlin e.V.)文化机构中的工作室办事处发起了一个活动,拯救了许多当时被清空的空间。他们和柏林市政府及其他伙伴一起拟定了一个工作室资助计划,目前拥有约830套具有租金和凭据限制的工作室和工作室住宅。在新克尔恩,Donaustrasse 83号和Hobrechtstrasse 31号的工作室大楼也属于用这种方式重新焕发生机的工厂聚集地。位于Maybachufer和Kottbusser Damm之间的大楼如今容纳了21个工作室。www.bbk-berlin.de

在河岸广场之一特雷托夫斯(Treptows)坐落着一栋大楼"洪沟边的艺术工厂"(Kunstfabrik am Flutgraben),提供了40个工作室。在这里工作的艺术家中有许多鼎鼎有名,比如哈维考斯特(Eberhard Havekost)和普弗鲁姆(Daniel Pflumm)。这家"艺术工厂"位于Arena-Areal——过去是轻轨电车停车场。www.flutgraben.org

对于很酷的拥有历史而可以转变的场地的兴趣持久不衰。包括各种艺术收藏家在内的投资者不断在曾经的酿酒厂、火葬场甚至德国共产党的车队场地中建造出新的创意工作地点或者工作室环境。这方面的例子比如有新克尔恩区的金德尔酿酒厂、魏丁区的火葬场或者豪布洛克(Axel Haubrok)在利希滕贝格的新展览点和工作室环境。

欣欣向荣的画廊产业

柏林远远不止于是一个国际艺术市场活动的热点地区。这个产业在世界上任何其他大城市中都没有达到如此的数量和密度:德国首都拥有大约400家画廊。另外还有约150家非商业性的展示空间和其他空间,定期推出新的展览。近20年来,几乎每周都有新的画廊在不同的地点开张。有些来自莱茵兰地区的老牌艺术品商人甚至将他们的全部业务活动都转移到了德国首都。在5.7万多平方米的展览面积上,6000位来自德国内外的艺术家们在柏林的画廊中得到了推介。最近的新来者之一便是著名的科隆艺术品商人柯维尼西(Michael Kewenig)。他不仅与成名已久的艺术家合作,如波伊斯(Beuys)、波尔坦斯基(Boltanski)和寇内利斯(Kounellis),而且也展示诸如齐尔佛格(Ralf Ziervogel)等当代人的作品。在柏林米特区的哈珀宫(Palais Happe)——本城第二古老的市民建筑中,目前正在建成他的新画廊,而他的"Schaulager"则被安置在了过去的莫阿比特变压站中。

现今在柏林驻扎的艺术家和艺术掮客中的大多数都是在柏林墙倒塌后蜂拥来到新首都的,让这里就好像是睡美人的宫殿一样从漫长的睡眠中苏醒了过来。重现生机的工厂大楼,比如八月大街上的前植物黄油厂,都变成了在国际上倍受瞩目的艺术中心。在如今的PSI总监比森巴赫(Klaus Biesenbach)的领导下,现在正式名称为"KW当代艺术研究所"的艺术机构作为当代艺术开拓性趋势的实验室和合作平台,自1990年成立以来就吸引了国际上的关注。

米特区

同样是在那里,在温德赛乐(Windeseile)发展出了一个最活跃、最出名的画廊街。其早期的同盟者包括吕普克(Gerd Harry Lybke),他在1992年从莱比锡迁至施潘道郊区,以便为他的画家们——如今世界闻名的新莱比锡画派——在柏林提供一个论坛。吕普克的画廊Eigen + Art扬名国内外,至今都留在八月大街上的旧址处。即使有许多画廊都在90年代末前后迁出,但也有鼎鼎有名的基肯(Kicken)或诺伊格里门施耐德(Neugerriemschneider)等迁过来,让米特区保持稳定。近年来,层出不穷的新项目为施潘道郊区带来了新鲜的气息,比如奥兰尼恩堡街上施普吕特/马格斯(Sprüth/Magers)的高雅总部,还有由英国明星建筑师奇普菲尔德(David Chipperfield)于2007年在艺术收藏家巴斯蒂安(Heiner Bastian)的委托下建造的"铜沟边10号"建筑物,就在最壮观的艺术胜地之一——博物馆岛上帕加马祭坛的不远处。除了收藏家自己,"当代美术画廊"也坐落在那里。其两位经营者哈克特(Nicole Hackert)和布鲁内特(Bruno Brunett)由于很早就发现并不断捧出艺术市场明星——如多伊克(Peter Doig)、里希特(Daniel Richter)和梅塞(Jonathan Meese),为自己赢得了艺术市场领跑者的名声。

另外一个收藏家空间(collectors' space)是奥尔布里希特(Wella-Erben Thomas Olbricht)的"mecollectorsroom",他在2010年让人为自己的收藏单独在八月大街上建造了一栋房屋。www.me-berlin.com

柏林的一个新兴艺术热点是过去的犹太女校。夏洛滕堡的艺术品商人福克斯(Michael Fuchs)对其进行了整修并租用了20年。这个在2012年2月柏林电影节期间启动的项目包括三个画廊空间:福克斯的"新空间","Eigen + Art Lab"以及"当代相机作业CWC"(Camera Work Contemporary)——夏洛滕堡主营摄影艺术的画廊"相机作业"(Camera Work)的一个分店。二楼是以前位于巴黎广场的肯尼迪博物馆。同样吸引人的还有进驻的餐馆。他们将当地古老以及近期的历史融汇在一起。提供熏牛肉三明治的DeliMogg& Melzer和Pauly Saal尽最大努力将20年代的柏林和当代的柏林联系起来。Pauly Saal餐馆于2013年11月被授予米其林一星,用极其高档的本地美食引诱客人们从艺术和表演的场景中回神。www.maedchenschule.org

克罗伊茨贝格区

另外一个艺术中心位于原来的柏林墙地带南面较远的地方,查理检查站的旁边。在日报(taz)出版社大楼对面,自2005年以来入驻了多家画廊。其中最著名的之一是纽约艺术品商人维尔纳(Michael Werner),现在的Veneklasen Werner。"更大型、更专业、更昂贵"的切尔西效应从而转移到了柏林。围绕夏洛滕街和马克格拉芬街的街区中,

就在西班牙食品批发和土耳其结婚礼服商店之间,颇具影响力的画廊Carlier|Gebauer数年来便驻扎在此,和邻居图姆(Barbara Thumm)一样,早在90年代就是主导柏林艺术界的一分子。

更加南面一些,就在施普林格大楼后面,距犹太博物馆不远处,自2007年以来是菩提树街34/35号画廊大楼。艺术品商人诺顿哈克(Claes Nordenhake)在2003年和一位瑞典收藏家联手买下了这栋1912年的雄伟建筑。2000年,诺顿哈克带着他于1973年在瑞典马尔默成立的画廊来到柏林,是第一位来此的外国艺术商。如今有13家画廊在那里拥有自己的空间。而老牌的杜塞尔多夫"康拉德•费舍尔蓝色芯片画廊"(Blue-Chip-Galerie Konrad Fischer)就在一楼经营着自己的柏林分店。www.galerienhaus.com

新出现的还有一个小而精的场地,在莫里茨广场附近的"建设房屋"(Aufbauhaus )和公主花园:去年,新兴画廊Klemm's和SoyCapitan搬进了公主街。

多元文化的克罗伊茨贝格位于梅灵大坝和西里西亚大门之间,同样非常新潮:纽约的画廊如"莫勒美术"(Moeller Fine Art)和由诺伊画廊(Galerie Neu)经营的M72,较新的场地还有如西里西亚大门边的Circus抑或Chert,在此展现老牌艺术家和明日之星。

最新的项目中有一个是柯尼希(Johann König)的:圣阿格内斯教堂,1967年由杜特曼(Werner Düttmann)建造,很快将作为青年艺术的展览中心开放。柯尼希出身于一个在国际艺术行业颇有影响的家庭,属于柏林最具号召力的年轻艺术品商人之一。

已有一定名声的画廊中大部分都在柏林经历了数次搬迁:从一个艺术中心到下一个画廊集中点。亚诺维茨桥边或汉堡火车站后面的画廊集中地现在已经悄然消失。

波茨坦大街——柏林的新潮艺术热点

Arndt画廊在柏林迄今已是在第五处地点经营,现在是在波茨坦大街的一处过去的中产阶级老宅邸中,距离波茨坦广场不远。这个地区正在蓬勃发展,不断有新的画廊进驻,从相互为邻中得益,有时还互相协调好开张时间。几年来,雷顿(Tanya Leighton)和瓦格纳(Tanja Wagner)这两位正在冉冉升起的年轻女艺术品商人就在这个社区。现在,将近45家画廊赋予了波茨坦大街周围地区新的生气,吸引了越来越多创意领域企业的兴趣。最近,经营城市艺术的Circleculture画廊也在这里运营大型的展览空间。在波茨坦大街的《每日镜报》旧址,国际性画廊让访客们蜂拥而至,其中就有影响力巨大的伦敦艺术品商人萨赞(Blain Southern)。一段时间之前迁来的媒体/电影行业知名企业让这里的房产更具吸引力。那里还有一个亮点是1000平米大的穆库迪斯(Andreas Murkudis)商场,销售精选的时装、设计、画册和其他奢侈品。

柏林的艺术胜地——从东到西

CapitainPetzel画廊已在在弗里德里希斯海因驻扎五年,这是国家艺术品交易中两大巨头合并的产物:科隆人卡比泰因(Gisela Capitain)和旅居纽约的德国人佩泽尔(Friedrich Petzel)。这家画廊位于一栋罕见的东德现代建筑珍宝内。这座1964年建造的优雅而透亮的楼阁曾经有个具有社会主义色彩的名字"艺术之家"(Kunst im Heim),是东德的艺术橱窗。经过细心的修葺,这座引人注目的建筑物在三层楼中为各类展览提供场地。如今已经成为了艺术收藏家和建筑迷的朝圣之地。一年多前,来自洛杉矶的peresprojects画廊也在那里安了家,这家画廊在柏林已经经营了超过八年,捧出了诸如许汉威(Terence Koh)等新星。

早在90年代初,巨头海茨勒(Max Hetzler)就从科隆来到了柏林。多年来,他在齐默街90/91号中的画廊群展现自己在艺术市场上的实力,最后也曾在魏丁区奥顿阿德街上修复的欧司朗庭院中1800平米大的空间范围中展现实力。不久前,海茨勒被吸引到了歌德街,离摄影博物馆、牛顿基金会和秋季在前美国之家重新开张的C/O柏林不远。在曾经的皇家驿马局中正在形成新的创意环境。

同样来自科隆的布赫霍茨(Daniel Buchholz)早在数年前就选择了夏洛滕堡区鸡舍街(Fasanenstraße)上的空间,在这个市民气息浓厚的西城街区中一展风采。夏洛滕堡早在东德"转折"之前就已是一些重要的画廊和商人所喜爱的城区。更多画廊迁至或迁回这里,表明这一区在艺术和生活方式方面被注入了新的气息。迪尔(Volker Diehl)曾在夏洛滕堡落脚,但有许多年都活跃于柏林的其他区,而现在又决定返回"画廊老家"。他就在埃姆瑟街的附近开了另一个地点,所谓的"迪尔立方"(Diehl Cube):一个7x7x7m大的陈列柜/玻璃立面,让人全天都可以观看当前的展览。来自法国的青年女艺术品商人波罗伊纳(Amel Bourouina)的画廊之前三年

在查理检查站边的画廊区落户,现在则位于萨维尼广场旁的卡莫街。崭新的"马修画廊"(Mathew Gallery)就在附近,是目前最火的画廊之一,由里斯克(David Lieske)和凯尔斯滕(Peter Kersten)与唱片公司Dial Records共同经营。最后但同样重要的是可以去参观一下旁边"黄色音乐店Klangladen",布洛克(Ursula Block)的这家传奇性的商店已存在超过30年。看起来似乎夏洛滕堡从自己的沉睡中苏醒过来了。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和2014年初开业的概念购物中心"柏林BIKINI"完全证实了这一点。